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Queen Card
Queen Card

Queen Card

女孩走进房间,迎面是幅鲁本斯的巨型油画,环顾了下四周,都是她喜欢的洛可可风格的家具装饰,一派复古奢靡。

  沙发上坐了一个男子,戴着黑色面具,穿着十八世纪的法国宫廷服,双手环胸,微微抬着下巴。

  “如果你戴上假发,还真像假面的路易十五。”女孩提起层层叠叠的裙摆走向他。

  男子抿了抿唇,起身一把将她拉进怀里,低头含住她的唇狂吻起来。

  两人火热地吻了会,女孩轻轻地推开他,娇笑道,“这身衣服穿得我快透不过气了。”

  男子轻笑一声,将她一个横抱放倒在大桌上。

  女孩躺在桌上,看着屋顶上的天使雕像,扯了下嘴角,“我可不想它瞪着我。”

  “宝贝,今晚的盛筵在桌上开始会很不错。”男子抬头望了眼雕像,又低下头啄了下她的粉唇,一只手从她的颈项沿着曼妙的曲线往下滑……女孩不由自主地颤抖了下,弓起身。

  “宝贝还是这麽敏感……”女孩的左侧响起温柔的笑声。

  女孩侧过头,两个男子向她走来,一个戴着金色面具,一个戴着红色面具,同样穿着宫廷服。她听见这样的话不禁皱了皱眉头,“不喜欢麽?”

  “喜欢”右侧传来两个字。

  女孩心里一喜,不过转头看见发声的是戴着白色面具的男子,嘟了嘟嘴,他喜欢没用!

  “宝贝,想先脱哪里?”黑色面具男开口。

  “裙子!”女孩毫不犹豫地开口,虽然裙下她什麽都没穿,但这裙子太重了,又提胸束腰,像包粽子似地裹着她,难受死了。

  “OK”瞬间八只手伸向她,金色面具男轻轻地搂起她的肩,让她上半身离开桌面,下一秒与她缠绵地吻起来。

  背後的丝带被扯开,胸前一松的刹那,双胸就被两只手覆住,右边的被轻轻地压着打圈,左边的被抓着揉捏成不同的形状。

  “呜……”女孩立刻舒服地呼出声,只是娇声被金色面具男含住,他更温存地亲吻起她。

  身下探进四只手,一边将她的裙子往下脱,一边沿着白色蕾丝长袜往上抚摸,很快地,女孩除了丝袜和高跟鞋身无一物。

  他们捧起她的翘臀,曲起她的双腿让她踩在桌上,双腿向外分开,让她的私处彻底敞开。

  “宝贝真的美极了!”黑色面具男目不转睛地盯着她娇艳的私处赞美了一声,伸手抚向那处柔嫩,两指拨开她的肉瓣,让站在他身旁的二人也看个清楚。

  红色面具男立即用大麽指按住花瓣中的小核,不停地揉捏挤压。白色面具男伸出食指在她的小穴入口摩挲转圈,然後探进她的小穴中。

  “呜呜……”女孩受不了他们的玩弄,摇起头呜咽。

  金色面具男马上松开口,转而吻着她的嘴角低语,“宝贝,舒服麽?”

  “呼……”女孩一个劲地喘息,双眼迷醉地半合,小脸涨得通红,她快脑缺氧了,他们的手像一道道电流划过她的全身,刺激得她头皮发麻。

  白色面具男的食指在她紧窒温暖的小穴里进出了几下就拔了出来,他盯着沾满晶莹的蜜汁的手指轻叹,“她湿得真快。”

  黑色面具男毫不犹豫地吸吮起他的食指,扯起邪魅迷人的笑,“宝贝一直都这麽热情,她可是好学宝宝。”

  白色面具男因他的话和举动双唇一抿,随即又将食指探入女孩的幽穴中。

  “嗯啊……”女孩情不自禁地呻吟出声。

  只是那根食指在她体内旋转了一圈就抽了出来,白色面具男学着黑色面具男的样子轻舔起自己的手指。

  “怎样?滋味很好吧!”黑色面具男哼笑出声。

  白色面具男弯起漂亮的唇角点了点头。

  “我最爱喝宝贝的水了!”红色面具男对白色面具男眨了眨眼,也将食指伸入女孩的小穴中捣动起来。

  三人轮番地用手指去沾女孩体内的蜜汁,时进时出地惹得女孩难受地扭起身体,“别玩了……”

  三人听话地收手,“OK,听宝贝的,宝贝今天可是Queen呢!”

  女孩听到Queen清醒了些,她今天好不容易翻到Queen Card,可不幸的是抽到四人……“宝贝想怎麽玩?”黑色面具男笑问。

  女孩茫然地开口,“我不知道……”她第一次碰到1vs.4,说实话她情愿放弃主控权。

  “你这麽说会对你很不利噢”金色面具男在她耳边私语了一句。

  女孩一听,立即求救似地看向他,小声地问道,“那我该怎麽办?”

  “像上上周六那样就好,不过多个人罢了。”

  女孩想起两星期前的疯狂一夜,脸更烫得厉害。不过下一刻抬头挺胸像女王似地下令,“你们把衣服脱了”

  四男领命,乖乖地褪下衣服,不一会四具年轻强壮的身体赤裸地展现在她的面前。她已经被调教成色女,情不自禁地咽了下口水,瞄了眼四人的下身,各个雄赳赳的。

  “宝贝,想谁先来?”红色面具男急切地开口。

  女孩瞥了四人一眼,她对他们的身体很熟悉,对他们的做爱方式也很了解,手指划了一圈然後指向金色面具男。

  他对她最温柔。

  金色面具男笑着走向她,“宝贝去床上好麽?桌子太硬你会不舒服的。”

  女孩娇媚地笑着点头。

  金色面具男一把抱起她,踏着床前凳和她一起倒在五尺高的大床上。他低头吻住她,双手温柔地搓揉起她的双胸。

  女孩因为刚才四人的爱抚身体早已准备好了,她主动敞开双腿缠住他的腰。

  金色面具男察觉到她的动作,笑得阳光灿烂,“宝贝想我现在就进来?”

  “嗯……”她下腹阵阵抽搐,空虚得难受。

  金色面具男亲了下她的脸颊,手摸向她的私处,那里真的湿透了,他立即扶着粗硬的肉棒对准她的小穴顶了进去。

  “啊!”女孩因为他的进入而轻喊出声,眉头微皱。他们的那根东西都好大,每次进来都让她有些疼。

  男子刚插入就低吼一声,做了那麽多次她的小穴依旧紧得要命,他扶住她的腰,稍稍撤出些再往前用力地一顶,全根没入她的体内。

  “啊!”女孩一下子被彻底撑开,不能自已地又尖叫起来。

  “宝贝,你真的太紧了!”男子喘着粗气感受着她小穴肉壁的层层包裹和挤压,实在爽得无法言语,他反复地亲吻她的脸颊和颈项,开始缓慢地抽动起来。

  三男看得两眼充血,都踏着床前凳爬上床。

  女孩因为他温柔的动作很快地适应了他的巨大,在他不停歇地抽插下舒服地呻吟起来。

  “宝贝……”三男看见她迷醉的美丽模样,异口同声地唤出声。

  “嗯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女孩却沈浸在快感里没有理会。

  “宝贝!”三男焦急地又喊了声。

  “宝贝,虽然今天你是Queen,可惹他们不满就糟糕咯!”金色面具男一边摆动紧翘的双臀在她体内驰骋一边提醒她。

  女孩听了忙娇嗔道,“好了啦,你们一起好了!”

  金色面具男听闻抱着她一个翻身,让她骑在自己的身上,搂住她让她紧贴着胸前後地扭摆起来。

  “谁来?”红色面具男开口。

  “估计他没玩过後面的,让他先来。反正有一夜的时间。”黑色面具男对着白色面具男抬了抬下巴。

  白色面具男的脸微沈,不过下一秒毫不客气地跨坐在金色面具男的大腿上,他摸向女孩圆润的屁股,揉捏了几下扳开,将自己已经肿胀得吓人的欲望对准她的後穴用力一顶。

  可是顶了几下都没顶进去。

  “宝贝的两个洞都很小,你这样进不去的。给你,用这个涂手指上,让宝贝适应了再进去。”红色面具男丢给他一瓶润滑液。

  白色面具男的脸色更加难看,但还是接过润滑液,往手指上一抹,随即插入女孩的小菊花。

  “啊!”女孩痛喊出声,拼命扭动起身体想将身後的那根异物挤出去。

  她的动作让身下的男子不禁低吼,他按住她不让她乱动,哑着喉咙对白色面具男低喊,“你动作利落点!”

  “你温柔点!”红色面具男也在一旁叫了起来。

  “你们烦不烦!”白色面具男不悦地吼出声。

  “好疼呀!”女孩被死死地禁锢住,苦着小脸向金色面具男抱怨。

  “很快就不疼了,以前你把我们的肉棒都吃下去了!一根手指而已,宝贝乖!”金色面具男立即哄她。

  “和他一起动起来,否则宝贝感觉不到舒服的。”黑色面具男拍了拍白色面具男的肩膀。

  白色面具男心里咒骂了几句,但看着背对他的女孩,忍住!手指随着塞在女孩小穴里的肉棒一起抽动起来。

  这个小洞和前面的感觉大不同,没有层层的皱褶,平滑许多,但又薄又紧,他甚至都能摸到下面那根正在律动的肉棒。

  不知道将自己的那根东西塞进去是什麽感觉?白色面具男越想越兴奋,掏出手指扶住自己的肉棒对准沾满润滑液的小穴插了进去。

  “啊!”女孩撕心裂肺地叫喊起来。

  “你急个P啊!把宝贝都弄疼了!”红色面具男立马皱眉怒喊。

  “你再烦我插你了!”白色面具男终於忍不住回吼。

  黑色面具男邪邪地笑了声,跪趴在女孩身旁,“我会考虑给宝贝S噢!”

  女孩一听再疼也忍住了,不过嘟着嘴,睁着水汪汪的大眼,“不要考虑!一定要给我S!”

  “那你用嘴帮我射出来”黑色面具男讨价还价道。

  女孩不满地鼓起腮帮,但下一刻抬起头含住他的肉棒深吸舔吻起来。

  “宝贝真棒!”黑色面具男倒抽一口气,不停地抚摸着她的头发,享受起她的小嘴带给他的快慰。

  “宝贝还有我!”红色面具男也迅速地爬到另一边嘟囔。

  前面的小洞被塞得满满的,後面的小洞被撑得胀胀的,嘴里又被堵得严实,她都应接不暇了!女孩装傻不理他。

  红色面具男见自己被漠视,不管三七二十一抓起她的小手套动起自己的肉棒。

  身下的男人和身後的男人很快培养出默契,任身後的男人一人奋力抽插,他第一次玩女孩的小菊花,紧得快要把他的那根东西绞断,但也刺激得他胸口急剧起伏,他忍不住呐喊出声,“太爽了!”

  “我也爽死了!”另外三男齐齐回应。

  “宝贝呢?舒服麽?”金色面具男一边揉捏着她的双胸一边问。

  女孩因他们快速猛烈的抽插早没了痛感,相反惊涛骇浪般的快感一波波地袭来,然而她的尖叫和呻吟全被口中的肉棒堵住,那根东西次次顶到她的咽喉深处,抽动的速度也越来越快,让她难受极了,她想抗议头却被牢牢地固住。就像抓住另一根肉棒的手,已经酸麻得要命,却被大手紧紧地裹住不放。

  她快被他们玩死了,但身心仍努力地迎合他们。


  【完】